Monday, September 17, 2012

lamma00: 過渡青春

對南丫島向來有種情意結,深種心底。

去年年底,一星期胡亂在小城四處遊走,其中一天,目的地正是南丫。在榕樹灣那邊下船,隨意晃盪。在某小店吃過 Kebab,然後啟程往索罟灣。這路線不知在旅遊書讀過多少遍,只是一直提不起勁自己走一遍。走了一會兒,拐個彎,沿路上山,只會一窺風車風采。一路走來,汗流浹背,為了那看似存在於未來的明媚風光,只得低著頭,繼續攀山。終於抵達風車底。由下至上仰望那龐然巨物,失真之餘,又覺有所缺欠。於是又沿旁邊小徑攀山,一步一步,踏著前人的足印,走那條顯然由人走出來的路,上山。如是者登上最高點,驀然回首,跟風車呈遙遙相對。丟下行裝,恣意躺在草坡上,凝望白雲如走馬燈般的流動軌跡,聆聽風車沒頭沒腦地旋轉的響聲,胡思亂想,竟過了半個下午。緊追陽光的尾巴,徐徐下山,路經洪聖爺灣,踏過蜿蜒曲折的步徑,賞過含蓄靜好的海岸風景,又再次進入叢林小徑。繼續邁步,前方逐漸傳來充滿異國風情的外文歌。不久後臨到一個岔口。路口是一家小店,擺了幾張桌椅,有束著頭巾的中年婦人用塔羅牌占卜。店外豎起路牌,指示往索罟灣的路途。另一邊,則往蘆鬚城 。沿路下坡,撥開樹叢,瞥見了海,以及遠方的漁排。拐個大彎,跨過了筆直的橋,路過天后宮,終於進入了索罟灣大街。滿街都是海鮮酒家,以及售賣魚翅啊花膠啊魚肚啊的店舖。閒逛了一會,瞥瞥手機,始發現船差不多要開出了,錯過這班,要等上個多小時。於是只好加緊腳步,朝碼頭趕去,跳上了船,就此匆匆告別南丫島。

回程的船上,因為疲累,睡著了。夢裡不停幻想自己住在島上,不是每逢假日便繁囂一如鬧市的榕樹灣,而是旅程末站的索罟灣,又或是中途指示牌上所示的那些蘆鬚城東澳模達。這些地名都陌生,只是我只想找個地方沒太多人,靜靜地逗留一會。默默看海,悄悄生活。夢裡還開始有一把稍為現實理性的聲音旁述說,居於這些地方其實也不算太不便啊,坐船回到港島市區才半小時。如果跟自己喜歡的人住在這裡,多好啊。每逢假日,就回到原來的城市去,陪伴家人。然後下一個星期之始,又回來。小小的房子,最好在海邊,有露台,不然有一張偌大的窗子,讓海風夾著陽光傾倒進來,也很不錯。是的是的,都想遠了。不過既是夢裡幻想,想遠一點,又何妨。

後來,在某個寂靜的夜裡,想起一齣曾經好喜歡的電視劇,港台製作的。在網上搜尋了好一會,終於發現了。名為《過渡青春》,2006 年播映的,距今原來已是六年跨度。其實那是堪比Y2K系列的老套青春劇。女主角是個刁蠻女生,一次失戀後,就跟好友交換了房子,她住進了南丫島,看守一家老舊的士多。好友則住到市區裡去。然後,理所當然地,女孩在那個閃閃亮亮的悠長暑假裡,遇見了許多的人和事。由最初的不適應甚至厭惡後悔,變成後來的依依不捨……還有順理成章地邂逅了一個當農夫的年青男生,展開了一段似有還無、像霧又像花的感情。

那年暑假,我每周準時盤膝坐在電視機前面,受那屬於青春的閃爍畫面感動。感動,也許因為這種生活是我所嚮往的,更是我未曾想像過的。大概就從那時起,短期(甚至長期)島居這個念頭,就化成種子埋藏心底。去年年底的島遊催生種子發芽,再後來,忽爾今夏,我在偌大的窗前寫著這段文字,窗外是最寧靜的海。

早安,南丫。



1 comment:

 

webpage tracking stats
PlayStation 2 Game